“怎么,这次要雪摄星渊之耻了?”林阡在迷宫阵久不见人,峰回路转,居然第一个撞见的还是白玉京。

记得上回在摄星渊狭路相逢,白玉京还抱刀胜券在握:“克夷门之战,轮到我报仇了”恍如昨日……好吧就是昨日。

平心而论白玉京当时的实力高于林阡,只不过他一直没放开打、不似林阡般豁出性命,以至于明明大优、却被拼成两败俱伤。此刻二人半斤八两,巅峰对决沦为寻常兵卒的连滚带爬,

非但样子难看,白玉京还得硬着头皮听比他好不了多少的林阡训导:“老不死,你缺少背水一战、放手一搏的冲劲!”

饮恨刀第十八层果然不同凡响,诸如“山万重兮一云,混天地兮不分”“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闲”等意境才现世就炉火纯青,白玉京的霸刀七篇虽能集结七曜,可在林阡挥霍九曜的刀锋前屡试“不爽”,最后,非得靠木华黎救场。

缤纷乱舞的符咒穿插于刀战与阵法,木华黎器无虚发、四向侵掠如火,救得白玉京之余,把林阡割扫得皮飞肉绽:“林阡,今日教你尊师重道。”

“你?教我暗箭伤人?!”林阡冷笑。包括木华黎在内的长生门或金帐武士,明明大部分都是绝顶高手,可就是怯于正面交锋、乐于行诡诈之术。凤凰岭对吟儿如是,绝命海对越风如是,谈判席对曹王如是。

木华黎却不像白玉京、赤老温之类会被激出血性,依旧以不温不火的军师气度来喂招拆招,意欲温水煮青蛙式地对林阡抢占武斗优势。

一时间,纷扬席卷的符咒群自成旋涡,裹得整个迷宫中都不见饮恨刀。

不过,不见饮恨刀,未必是符咒密密麻麻,也许,是林阡隐于天地之间了?

约莫三十回合,林阡遽然再现,一刀划破困局,木华黎始料未及急退数步浑身是血,林陌与轩辕九烨正好同来绝杀,听围观的兵将说,目前勉强平手,但此前林阡曾对白玉京出言不逊云云,林陌迅疾拔刀而上,补木华黎之不足:“孝悌不懂,何谈侠义!”林陌和速不台、赤老温等人不一样,被俘后未被林阡废除独步圣功,因此第一时间并不需要轩辕九烨掠阵,内力本来就可与现在的林阡匹敌。

“不孝不悌是谁!”林阡原就在强忍越风之死带给他的冲击,没想到生死攸关居然是、不变是、亲生弟弟来要他命,手上一旦鲜血横流,压抑的怒火瞬间直冲天灵盖,反手一刀就想将林陌结果,刹那觉,眉心灼热、视野血红、周身滚烫,方知杀疯,魔态一触即发。

轩辕九烨思虑了片刻终于在此时携剑而上,不知是想阻止他入魔、如昨般救他和救世,还是看中了林陌在场,遂设想了他先入魔、再被消灭、同样救世?

“不行,不能入魔……”喷薄的战力如果不发散,只能是自己的身体被冲垮,但林阡还是拼尽全力,将怒火压回自己的五脏六腑。

林陌虽有双胞胎感应却没受实际伤害,自然能忍痛继续挥斩永劫斩,自此,对林阡完全奠定武斗主导,又由于有轩辕剑境相济,后来他双刀几乎将饮恨刀碾压。

自战狼去后,北冥老祖、轩辕九烨、林陌就是最强的林阡克星,可巧不巧都在此地。北冥老祖的迷宫阵本身暗嵌七曜,林阡虽在摄星渊参悟出九曜妙境,眼下在轩辕九烨的指点下,林陌却能刀合十一曜打九,后来居上,渐入佳境,真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白玉京、木华黎接连退出局外啧啧称奇,林阡竟被打得一败涂地毫无还手之力!什么“只差一步林阡就胜出”,遇到轩辕九烨辅助的林陌,林阡差很多步!

内伤外创,惨不忍睹,然而林阡宁可送了大半条命也守着底线没入魔——那不仅是底线那是将近十五万烈士的血迹!是如今黑水二十七万盟军的命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