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而言,风之国居民的生活状况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保证不饿死这种基本的生活条件,勉强达到了,接下来就是在衣食住行等领域继续查漏补缺。

从挣扎着才能生存,到努力生活得更美好,这之间看似不起眼的跃升,其实很多国家都做不到。

砂隐村的富庶,在整个风之国都是最上等的,街市主要干道都通了电,即便是晚上,也有路灯照亮晚归行人的路途。

绝大部分砂隐村家庭,其实都用得起电了,至少晚上照明是不成问题的,可是,这几年变化太快,很多人还没适应这种进步,习惯了明火照明的老人们,大多还健在。

老式的油灯,基本没人用了,因为灯油品质不佳,使用起来有异味,而且伴有肉眼难辨的黑烟,时间长了会伤害眼睛。

所以,物美价廉的蜡烛开始大行其道,还衍生出一系列灯具市场。

从普普通通家庭都用得起的大路货,到一根价值就抵得上三口之家一月口粮的高档产品有尽有,满足不同层次的需求。

风影之家的正厅被我爱罗改成敞亮大气的现代风格后,已经通了电,并安装了很多时代前沿的电器产品;但是在后宅的私人会客厅,还是古风犹存的布置,十分考究的榻榻米,纯手工木质移门,大师绘制图桉的窗纸。

别看前厅看起来高端大气,价值不菲,其实加起来都不如后宅随便一件家具的花销。

低调奢华,就是这种不经意间的写意。

其实这玩意不是我爱罗定的,就连手鞠和勘九郎都不知道,上个星期被不小心打破的花瓶,已经可以在村子里买一栋小院了。

在被“晓”组织袭击,村中近半建筑需要翻修后,大丸干脆就将风影之家推倒重建了。

从设计到建造,再到装修,都是大丸一手包办,只是将效果图交给我爱罗确认后,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要是让我爱罗知道燃烧的经费用在这种地方,还不知道会懊恼成什么样子。

身为先代风影家的子女,不是没有见过世面,但是真正大手大脚地花钱的时候,还不是不多的。

以我爱罗如今的立场,肯定不愿因在这种地方浪费资源,但是,必要的享受,也是难得的消除焦虑的方式。

虽然不知道大丸烧了多少钱,颇受好评的砂隐村新地标,也确实让人无话可说。

至少我爱罗也挺喜欢这种看似颇有居家氛围的布局。

所以,大丸和我爱罗之间些许微小的分歧,在友好的协商下,烟消云散。

“我就是有点好奇,战争是一种相当低效的竞争方式,绝大部分情况下是没有实质性的胜利者的,你为什么觉得我们砂隐村能够借助战争赚钱?”

我爱罗小声询问着,大丸耐心地答道:

“不只是钱,而是包括钱在内的利益。我们砂隐村出产的傀儡机械,趁此机会大肆输出,几乎垄断了全忍界的傀儡市场,并定下了通行的标准,比如说,彷生关节制造,最核心的零部件,只有我们能够制作,就算有人能够绕过我们的技术,也没有用,除非有人从无到有,将一具标准傀儡的全部技术吃透。哪怕真有头铁的组织做出了样机,也毫无用武之地,它们和其他协同工作的傀儡接口,依然需要满足定制条件……”

这就像一张网,先不说能不能做,哪怕能做,也没有市场,只能在实验室里面自娱自乐。

当别人进入被砂忍垄断的傀儡领域,小打小闹,在小众市场折腾也就算了,一旦想要挑战霸主的地位,就会发现,似乎全世界都在与他们为敌。

奈良鹿丸向大丸发出挑战,说要模彷砂隐村的治理模式,改良木叶村,应对砂忍的挑战,着实让大丸感到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