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处弼朝着那位负责给太子殿下引路的宦官,径直越过了对方,朝着李承乾恭敬一礼道。

“参见太子殿下,臣今日过来,是要向陛下呈上那天津桥的设计图纸。”

“殿下这是过来给陛下请安?”

“是啊,是啊……”李承乾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跟程三郎一番寒暄之后,二人这才挥手道别。

而在错身而过之时,李承乾又快又疾地说了一句话,随即继续大步前行而去……

程处弼站在原地,目送着李承乾与宁忠公公跟随那名宦官渐行渐远,眼中满是疑惑。

陛下这是什么样的骚操作,难道大家伙全都猜错了不成?李承乾没有多说其他的,只是朝着程处弼郑重地点了点头。

xiaoshuting.cc

“那此事,唯有先拜托处弼兄你了。”

“殿下放心便是,这样吧,择日不如撞日,殿下,若是无事,臣就剩着时间尚早,到太医署走动走动?”

“也好,若是有什么消息,记得知会于小弟。”李承乾站起了身来点头笑道。

“拜托程将军了。”于志宁也朝碰上程处弼一礼,很是激动。

程处弼很清楚他的心思,若是太子殿下能够把这件事给搞定。

陛下一旦恩准太子殿下负责编撰大唐药典。太子殿下肯定会交给自己的心腹负责。

那他忠心耿耿的于詹事,肯定会成为最佳的人选之一。

只要能够搞出成绩来,名垂青史,那也不过是弹指之事。易尔……

程处弼打着饱呃蹿出了东宫,难得的早退,嗯,是得了领导批示的早退。

程处弼离开东宫,叫上了程吉、程利哥俩,跟着自己朝着太医署而去。

晃晃悠悠地又来到了太医署,在程处弼的眼里,东宫才更像是自己上班的地方。

而太医署的氛围,嗯,很适合自己。

当然,不是说他程处弼不是兢兢业业扎实干事情的人。而是因为这里总能够闻到一股子中药味。

就像小时候,自己跟爷爷一起居住的地方,那附近就是医院的中草药库房。

但凡是回到了家里,总能够闻到那股子熟悉的药香味,然后小伙伴们就在药香味中玩耍嬉闹渐渐成长。

兴许正是儿时的记忆,这才让程处弼呆在太医署时,感觉打起牌来,咳咳,是赶紧工作起来更加的轻松自在。

#####

程处弼径直入得太医署,朝着那张医令与王医令的所在快步而去。

只是这才到得小院跟前,就已经听到了里边传来的争执声,程处弼不由得一乐。

没想到,居然这两们在太医署工作上配合中十分默契的老司机居然也有脸红脖子粗的时候。

程处弼倍感好奇地放轻了脚步,示意守在院子门口的杂役莫要出声,轻手轻脚的往里行去。

这才从二人的争论之中,大致听出了意思,王医令坚持认为《神仙传》中的仙人服食的那些玩意有用,肯定能成仙。

张医令唾沫星子横飞的表示那完全是瞎扯蛋,为此两个争执得不可开交。

程处弼了脸懵逼,《神仙传》那是什么鬼玩意,难道也是道家方士创作的医学着作?

程处弼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用力地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公房里边这二位的争执,大步迈入其中。

就看到了王医令一脸气鼓鼓的模样,而张医令一脸黑线地瞪着对方。

不过在看到了程处弼走了进来,二人总算是暂时抛下了争执,朝着程处弼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