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颐坦现在很烦躁,他没有想到,锦衣卫居然到家里来抓人,还是抓自己的一个小妾,如果是抓自己,那自己就可以把事情闹大,

但是现在抓的是自己的小妾,还是因为小妾的弟弟的事情,这个就让朱颐坦有点犹豫不决了,因为这样的事情,直接和朝堂翻脸,有点不值得,但是如果不处理,司马铿又在这里,自己还没有办法送他出去。

“王爷,要不然,老夫从正门出去看看,找他们的千户问一下!”司马铿看到了朱颐坦有点犹豫,马上问了起来。

“也行,你先试一下!”朱颐坦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现在自己可不能让小妾出去,如果被抓了,那么自己的很多事情,都会被锦衣卫知道,这样可不行,会坏了自己的大事情,所以朱颐坦现在只能等,看看还有没有人过来找自己,

而司马铿看到他答应了以后,也是转身,前往大门那边。刚刚走出大门,就被锦衣卫给拦住了。

“放肆,本官是山东布政使,你们凭什么拦着我?”司马铿看着那几个锦衣卫的士兵问道。

“对不起,我们接到了命令,只能进不能出!”其中一个锦衣卫士兵马上回答着。

“找你们的负责人过来,凭什么让老夫不能出去,老夫今天过来这边看看,你们是什么意思,山东的那些政务,你们耽误的起吗?”司马铿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这,你稍等!”那个士兵犹豫了一下,毕竟人家是布政使,封疆大吏,如果没什么事情,估计也是可以回去的,

很快,就请示到了沉炼这边了。

“司马铿,去了鲁王的府邸,有意思!”沉炼此刻冷笑的说道。

“大人,怎么办?毕竟他是大员,如果控制在鲁王的府邸,可能会引起鲁王的警觉的!”一个千户看着沉炼问了起来。

“让他走,回到他自己的府邸去,控制他在自己的府邸!”沉炼开口说道。

“是!”那个千户马上出去了,接着派出自己手上的一个百户前往交涉,很快,那个百户就到了鲁王的府邸大门。

“见过司马大人,下面的人不懂事,还请司马大人原谅,请!”那个百户过去笑着说道。

“哼,你们锦衣卫的胆子大的很,老夫要找你们指挥使投诉你们,要去陛下那边告你们!”司马铿非常生气的说道,自己在这里可是等了一刻钟了,现在才来,还是一个百户,不是说他们这边的负责人是一个千户吗?千户居然不来见自己?

“是,是我们的失误,主要是我们也不知道大人你在里面,所以这就误会了,请,大人慢走!”那个百户还是笑着说道。

“另外,你们为何要围住鲁王府?鲁王可是藩王,你们这样做,是不是鲁莽了一些?”司马铿问了起来。

“哎幼,大人啊,我们也不想啊,但是我们需要抓钦犯,鲁王不放人,我们有什么办法,我们守在这里,就是担心钦犯给跑了,到时候我们怎么交差,是不是?对了,你身边的人,我们可是需要检查一下,主要是看有没有男扮女装,不是话,我们就放人,请大人理解!”那个百户还是笑着说道,

而司马铿听到了,心里也是放松了许多,只要不是针对鲁王就行,鲁王的小妾,问题不大。

“哼!”司马铿冷哼一声,也不做声,其实他也不敢干涉锦衣卫干活,锦衣卫权力很大,他们可是直接听命于皇帝,

当然,现在的指挥使也是让他们很害怕,张昊现在可是收拾了很多贪官的,而且,现在还没有人能够攻破张昊,所以现在那些文臣看到了张昊,心里是害怕的。

很快,锦衣卫就检查了司马铿身边的人,马上就让司马铿走了,司马铿走了以后。直奔衙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