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浩把电话打给差瓦立,开门见山就提出:“我和庞劲东遭遇斩首袭击,发动袭击的无人机来自王室,我准备进行报复。”

差瓦立急忙提出:“我知道你们非常生气,但这件事情不能急,我会考虑的,帮你们出这口气。”

苍浩冷冷一笑:“怎么你好像不太愿意?”

“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更恨王后,但王后毕竟是王后。”差瓦立意味深长的告诉苍浩:“现在暹罗局势够乱的了,首都街头每天都是各种枪击、抢劫和混战,如果这个时候王后死了,会让局势进一步滑向不可测的境地。”

苍浩笑了笑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所以我不会报复王后本人。”

差瓦立急忙问:“那你怎么报复?”

“清洗王室资产管理局。”苍浩直截了当的道:“一直以来,王后都想通过派驻克拉集团的股东代表,操控和影响运河城事务,这样的代表通常来自王室资产管理局,我要让王后最后无人可派。”

差瓦立欲言又止:“我……”

苍浩微微皱起眉:“怎么你不愿意?”

“王室资产管理局的成员大都是贵族,跟普通人不一样,如果对他们进行斩首的话……”差瓦立长呼了一口气:“现在国家这么动荡,我们需要的是上下团结一心,而不是互相杀戮!”

“慈不掌兵,善不为官,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吧。”苍浩缓缓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的矛盾有两种,一种是可以调和的,另一种则是尖锐对立不可调和,我们与王室之间的矛盾属于后者。我们双方交手好几年,在这个过程中死了很多人,流了很多血,而起双方有根本性利益冲突,王室想要控制运河城,而我们绝对不能把运河城交给任何人,所以我们之间的矛盾必须以一方的彻底消灭作为结束。”

差瓦立愣住了:“这个吗……”

“别这个那个了,不是王室消灭我们,就是我们铲除王室。”苍浩摇了摇头:“你想要争取国家团结,想法虽然非常好,但基本没可能实现。”

“动荡已经持续很长时间,每天都让经济蒙受巨大的损失,民生当然也受到严重影响,这就像一个人不停缓慢失血,早晚有一天会死于鲜血流尽。”顿了一下,差瓦立补充道:“我当然知道大家矛盾不可调和,我也知道王后最想杀的人就是我,但如果可以让国家恢复常态,其实我个人可以做出一些牺牲。”

苍浩冷笑着问:“你愿意去死?”

差瓦立急忙回答:“我当然不愿意。”

“你所能够做出的终极牺牲就是你自己去死。”苍浩不无讥讽的道:“你只有死了,才能让王室彻底安心,除此之外你做出任何让步或者妥协,都不会对局面构成实质性改变。”

差瓦立沉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么我就动手了。”苍浩放下电话,思索了一会,告诉庞劲东和庞可儿:“我觉得我们需要准备一个后备方案。”

庞可儿急忙问:“什么样的后备方案?”

“暹罗首相的后备方案。”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一直以来都觉得,差瓦立这个人有些柔弱,如果是在一个安定国家,他会成为非常好的领导者,但暹罗没有这样的环境。”

庞劲东也是这么认为的:“问题确实如此,暹罗需要一个更加强力的首相,才能把后党势力彻底压下去。”

“对这一次清洗行动,差瓦立有些心软了,如果不能硬起心肠,必然会让内阁彻底丧失优势,后党渐渐占据上风。”顿了一下,苍浩又道:“而且,我们需要的合作者也不能心软,差瓦立会对我们构成沉重影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