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没有了凝念期巅峰的修为,也失去了强大的念力,可是殷无流曾经作为凝念期巅峰强者,所拥有的经验和直觉仍在。

况且即便没有了念力,作为月宗内部全力培养的人才,即便是同样在炼骨期,他所具备的精神力也远超同阶武者,那种感受能力也不是普通同阶武者可比的。

最初来自平台上方的排斥之力并不大,甚至都不会对殷无流造成什么影响。感觉上就好像,有些气闷的让人呼吸困难。

而殷无流当时就发现,其实并非是压力不大,只是作用在自己身上的并没有那么夸张而已。

因为那些远比自己要强大许多的虫子,已经抵抗不了那恐怖的压迫之力,任其如何拼命拍打翅膀,最终还是无法提升高度,只能一边发出刺耳的尖鸣,一边目送着平台凤雀越飞越高。

事实摆在眼前,殷无流略加思索之后,便已经明白过来,之所以自己没有感受到那么恐怖的压力,主要原因就是御雷诀,让自己与平台凤雀达成了某种深深的联系,而归根结底就是平台凤雀,拥有能够与这压力所对抗的能力。

然而随着高度的提升,压力的不断增大,殷无流便又一次修正了自己的判断。平台凤雀在高高飞起时,似乎并不像是承受了那么恐怖的压力,至少远远达不到将虫子压住飞不起来的程度。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殷无流也渐渐明白,恐怕这只平台凤雀承受的压力,应该被无形中化解了一大部分。

可是平台凤雀除了正常的飞行之外,并未动用过什么特殊的功法,这样去推测似乎就只有一种可能,平台凤雀其身体自然而然,拥有着化解这份压迫力的特质。

当然,化解也只是一部分,未能悉数完全化解,因为随着平台凤雀越飞越高,距离那上方的平台越来越近,不仅平台凤雀飞行的愈加艰难,殷无流也开始逐渐感觉到了痛苦。

最初的时候,对于殷无流来说,感觉自己好像撞入到无数蛛网中的飞虫。好像有着无数看不到的丝线,黏在自己的身体上,然后不断拉扯着自己的身体。

当平台凤雀继续向上飞起的时候,那些感受中的“丝线”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密集,拉扯自己的力量也变得越来越多。

终究在到达某一个高度时,周围的压力便再也没有带给殷无流,那种被无数强韧蛛网拉扯的感觉,而是自己好像深入到了水中。

越是向上飞行,殷无流自己就感觉着,好像自己正在不断向着水底潜入,那种来自于底部的压力越来越大。

就在这种状态下,殷无流跟随着平台凤雀,也终于来到了最上方的平台附近,这是他很早之前就非常好奇,却又隐隐感到有些恐惧,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来的地方。

在进入这片空间以后,殷无流很难不注意到,这样一座圆柱形的特殊石山,只是远远看着就好像能够感觉到,这石山中应该充满了许多未知的隐秘。

可是当真正接近这座石山,特别是靠近那平台以后,殷无流反而开始变得忐忑和迟疑起来。

因为他之前可是亲眼见到,笼罩在这石山顶端的云层,到底是以如何诡异的方式释放雷电的,而且到现在还有接近三分之二的雷电,留在平台凤雀的身体中没有被化解。

本来作为月宗弟子,不仅应该对雷电有所排斥,还应该打从心底里感到喜欢和亲近才对,因为月宗之所以能够屹立至今,所依靠的月华有些便存在于雷电当中。

可那些是普通的雷电,而眼前云层中释放出来的雷电,显然不是什么普通雷电,其内部所充斥的能量,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别看现在殷无流,还能够化解平台凤雀身体内的雷电,但真的让他直接面对那些雷电,他知道自己活下来的机会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