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源不断的希望之戒能量被叶尘注入到血祖体内,而血祖体内是慢慢的排出黑色气息。

这些黑色气息带有极重的腐烂气息,二人所在这片翠绿草原都是因此失去生机,大片大片的绿丛枯萎。

整个驱散过程十分消耗时间,至少对叶尘而言这个过程是十分枯燥且对自己没有任何意义的。

但血祖很有耐心,整个驱散过程耗费了整整一月时间。

对血祖这种级别的修行者,哪怕被驱散之前只剩下区区百年寿元,但一月时间对血祖而言,也就是一晃眼的时间罢了。

当最后一股黑气被从血祖体内驱散出来后,血祖原本死气沉沉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红润。

整个人气息虽没有提升,但相比之前可是有活力了许多。

反观叶尘,真气消耗许多,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连连打着哈切。

“你还真办到了?这究竟是件什么宝物竟有如此奇效!”血祖眼睛死死盯着叶尘手里的希望之戒,毫无疑问血祖想得到这件宝物,但也心知现在与叶尘决裂,可不算什么好计谋。

“是什么宝物与你没有关系,你也别想打它的主意,就算给你你也用不了。”叶尘撇嘴道,说着将戒指重新戴回手指。

血祖微微点头,明白叶尘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些宝物在被创造出来时,就限定人群使用,比如龙族的有些宝物,只能由龙族使用,哪怕是拥有龙族血脉的其他族群都使用不了。

不管叶尘这是一件什么样的宝物,血祖知道现在的叶尘很虚弱,但并未有任何惭愧的意思,这本来就是一件买卖。

“我答应你的事情你们办到了,现在就看你的了。”叶尘起身说道。

“那是当然,我现在就回穆宗,你在这里等我通知就好。”说完血祖将一枚玉石交在叶尘手里,有需要双方可以通过此物随时进行联系。

下书吧

是叶尘先行飞走离开了这里,走之前叶尘也将那个抓到的灵魂体放了出来。

只不过,那具灵魂体在反应过来,是血祖救他,还不待出声感谢转手就被血祖灭杀,留下其一缕没有意识的残魂飞离了此地。

“三境二重又如何,也成为了此次事件的牺牲品,替血祖背了黑锅。”得到龙泗传音那边情况的叶尘,轻叹道。

叶尘很快回到了花宗,一月再回来时,发现花宗内有暗影宗的强者入驻。

回到花谷与花无命交流一番,才知道现在暗影宗已与花宗合并,也就是说现在花宗是洛河平原最大的宗门势力。

“你的梦想实现了,不仅自己建立了宗门,还控制了这么一大片区域。”叶尘轻笑道。

可花无命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她知道若非叶尘几次帮忙,她都不知道要死多少次了。

与之相比,天火老祖就很一般了。

犹豫之下的花无命,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她一直想问叶尘的话,“叶尘,有句话我现在就要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你我之间并无任何恩情,如果是朋友的话,那你为我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朋友之情。”

花无命有一种直觉,那就是叶尘可能要离开她了。

叶尘的天赋高的可怕,小小洛河平原难容叶尘如此天才,像叶尘这种天纵之才应该去往更加广阔的天地。

可花无命又不知叶尘何时会走,怕今日一别就是永别,所以必须要问清楚叶尘。

“啊?你怎么这么问,我与魔垢乃是死敌,谁与魔垢为敌,谁就是我的朋友。”叶尘随口解释道。

但花无命才不相信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