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风拂来,呼呼声随风而至,度朔山的草木也在阴风中随风摇摆了起来。山中各处要隘挂着的军旗,也在风中猎猎作响。

就算是在山顶上,隐约还是能嗅到游走山中草木间的阴风里,有一股随风弥散开来的淡淡焦臭和血腥。

从军府衙门走出来的罗庆,眉头一直都是微微皱着的,他那双圆睁着的大眼中饱含疑惑,可谓是一目了然。

在战场上已经摸爬滚打多年的他,见到的都是真刀真枪,刀光剑影,因而始终想不明白,怎么三百乐师就能击溃大部分联军?

阎罗王虽然没有说明白这其中的玄机,但是在目的上,确实清清楚楚的告诉了罗庆:这三百乐师是用来让司幽联军,大部分军士不再有战斗底气和士气的。

阎罗王对他简单明确的说了,这就是用来让司幽军心理崩溃的。

罗庆始终是带兵打仗的粗人,直肠子一根的他做事也向来直来直往,自然不知道这其中计谋的妙处。

想不明白的罗庆,绞尽脑汁也没有摸到头绪。

但是有一点是不会变的,那就是他虽然想不明白其中的玄机,却还是会继续执行军令的。

阎罗王说完就命令他赶回阵地,保护乐师奏乐,他就听命出了军府衙门,满怀着狐疑,行走在阴风之中。

许久之后,罗庆终于赶回了东麓那边。才到指挥所前,就看到外面的壕沟里,死守在东麓的一部分九幽军士们,已经再帮着先他一步抵达此处的乐师们,架好了沉重的编钟。

这还有着鬼血腥臭弥散的战壕中,三百乐师们已齐聚于此,正在调试着自己手中的乐器。

和身边那些正在好奇观望的士兵不一样的是,这些乐师各个身着干净鲜艳的衣服,格外显眼。和士兵们灰头土脸的现象,截然不同。要是山下敌人再来一次猛攻,罗庆相信,这些一坐光鲜的乐师,绝对是战场上最显眼的活靶子。

敌军中那些射术精湛,技艺高超的弓弩手,会第一时间就瞄准这些明显的目标,并且毫不犹豫的开始攒射铁箭。

电光火石间,罗庆已经联想到了这些乐师被铁箭箭雨,射成了刺猬的模样。

“将军。”就在这时,罗庆的副将迎了上来。不知道这些乐师来此作甚的副将,二话不说,对罗庆汇嚷嚷着:“大帅是不是下错令了?这是战场,不是请客吃饭的宴席啊,无缘无故的派一群只会吹拉弹唱的鬼来做什么?难道是在敌军攻占山坡后,给他们奏乐庆祝?”。

“废话真多。”罗庆也不知道乐师怎么做,能对山下敌人起到攻心作用,又被自己副将问得语塞,没好气的下令道:“你只管带兵保护好他们,少一根汗毛我为你是问!”。

说完撇下了还在挠头的困惑副将,大步前行,穿梭在战壕里的乐师间,冲进了自己的指挥所。

进到了指挥所中的罗庆,站到了正中处,那张铺着地图的长桌前,低头凝视着地图上,空骑和菌人侦查兵们标注出的敌我双方态势,以及如今司幽调整后的敌军布防。

越看越来气的罗庆,忍不住一声怒哼。

要不是如今度朔山范围太广,且驻守在此地的九幽军,现如今严重的兵力不足,只是勉强足够防守,他罗庆早擂鼓聚将,携阴风鬼气带兵杀下山去,在敌营里来上几次横冲直撞,杀他个痛痛快快了。

而且军令如山,他如今已领命,也只能依令行事,在这山坡上被动防守,对着地图上标注出的双方态势望洋兴叹,着实憋屈。

就在罗庆憋屈得难以发泄,就要怒火满溢出胸口时,壕沟那边,一阵音色优美的编钟声,忽然响起。

这钟声清脆响亮,阴风之中,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度朔山东麓山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