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小巷中,两位老人看到三个身穿制服的警员,这才又加快脚步从黑色越野车前走过,他们将手中的垃圾袋扔进垃圾箱,

这时,一个警员忽然从前面的灯杆下站起,他快步走到两位老人身前,抬手指着身前的黑色越野车低声问道:“两位老大爷,我们是属地派出所的,正在办案,请问这辆车的车主你们认得吗?”

两位老人凝神望了一眼身前的警员,一位老人跟着说道:“哎呦,是小张呀,刚才看到你们黑乎乎的人影,把我和老李吓坏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小张是这批区域的片警,所以老人一眼就认出了他。另一位老者也神情放松的问道:“小张,这辆车是不是偷来的?所以你们在这里蹲守。”

小张听到老人的问话,他赶紧摆摆手说道:“以后在告诉你们案情。你们先告诉我,认不认得这辆车的车主?这辆车是什么时候开来的?”

一个老者赶紧回答道:“这辆车以前从没出现过,我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车主是谁。找辆车是大约半个小时前开来的,当时我出来上厕所,看到两个小伙子从车中下来,当时我还说这里不准停车呢。以前我没见过这两个人,是第一次见到。天色这么暗,这两人下车的时候还带着墨镜,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警员小张赶紧又问道:“当时对方是怎么回答的?”老者接着说道:“对方说是去周围吃点饭,一会儿就回来把车开走,两人随即就向那边的十字路口走去。”

小张听到老人的回答,他一边扭头向小巷尽头的十字路口望去,一边继续问道:“你看清那两人的长相没有?”

老人听到问话,扭身向那个刚骑着电动车经过的背影,他跟着有些紧张的低声回答道:“没有,当时那两人都带着墨镜,身上穿着雨衣,遮挡的严严实实。不过,看样子应该不到三十岁,话音像是外地口音,身高都不到一米七五,比我略微矮点,就跟那个刚过去的人一样,穿着深灰色的雨衣。”

小张听完老人的回答,知道对方是借着雨夜,用雨衣和墨镜完全遮住了自己的面貌,这位大爷不会看清对方的长相。

他随着低声说道:“谢谢大爷,你们赶紧回去吧。记住,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出来,更不要出声,这两人很可能是危险人物。”

两位老人随即举着雨伞,急匆匆的返回斜对面的院门前,两人跟着走进小院关上了院门,可两人并没有返回屋中,而是透过院门的门缝向外望去。

两人已经明白,这三个警员是在这里蹲守,那两个将车停在这条寂静小巷中的人肯定是歹徒,所以两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偷偷从门缝中向外望去。

警员小张看到两位老人返回小院,也警惕的看了一眼昏暗的小巷,随即走回灯杆下重新蹲了下来,跟着低声对两位同伴说了了解到的情况。

时间不长,小巷尽头昏暗的路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蹲在灯杆下的三个警员立即向巷口望去。

昏暗中,突然出现的人影一手举着雨伞,一手中似乎还提着一个酒瓶,一股浓重的酒味随着细雨向小巷中飘来,来人踉踉跄跄,从外表上一看就是一个已经喝多了中年人。

蹲在灯杆下的小张三人看到两人的模样,三人又都有些失望的向另一侧望去。这时,趴在小院门缝内向外偷看的一个老人,也望着踉踉跄跄走来的中年人,他低声对身边的同伴低声说道:“老肖,这肯定不是我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人。”

确实,他在昏暗中已经看到,来人身上没有穿着雨衣,而且脸上戴着一副宽边眼镜,而且还是一个人,跟他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两个小伙子完全不同。而那三个警员的神态,也似乎认定此人不是车中的那两个人。

老人的话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