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欧阳雪正为该不该给夏建打这个电话而费神时,有个小护士慌里慌张的推开她办公室的房门跑了进来。

“欧阳主任,阿姨又开始闹了,不吃不喝,还拒绝服药。吵着要见什么夏建,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欧阳雪一听这头就大了,你说这什么事嘛?还真把医院当成自己家开的了。

欧阳雪有点不好意思的冲着小护士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就跑。

“我要见夏建!欧阳雪你给我滚出来。别以为你不见我,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你这破医院老娘我还不住了。”

还没有走进病房,欧阳雪便听到了自己母亲欧阳丽兰的吵闹声。推开病房,眼前的一幕让欧阳雪极为恼火。

只见欧阳丽兰披头散发的坐在病床上,被子有一半在床上,另一半已掉在了地上。而且面巾纸,枕头,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被她丢在了地上。有个小护士低头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敢说。

思路客

“够了!你要出院是吧?那我马上给你办理出院手续。”

欧阳雪冲着母亲欧阳丽兰大吼了一声。这么多年了,她对自己的亲人可从来都没有这样过,可这次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欧阳丽兰顿时傻眼了,她傻傻的坐着,一声不敢吭,也一动也不敢动。回过神来的两个小护士,立马开始收拾欧阳丽兰丢到地上的所有东西。

一早上的烦心事一件接着一件,再加上自己母亲这样一闹,欧阳雪有点崩溃了。她冲着母亲大吼,有点情不自禁。

等两个小护士把房间里收拾干净出去后,欧阳雪这才慢慢的静下了心来。她轻轻的走到了母亲欧阳丽兰的身前,然后动手替母亲收拾起了她凌乱的头发。

没想欧阳丽兰却勐的一把推开了她说:“别弄了,人都快死了,你把我收拾的再漂亮又有何用?”

“妈!你又来了。夏建给你开的中药不是吃的挺好吗?你就别闹了,咱们一边吃中药,一边做观察。另外这消炎方面的药也不能停,这可是夏建的安排。”

欧阳雪耐着性子,轻声的安慰着母样,她为自己刚才的冲动深深的感到愧疚。

欧阳丽兰长出了一口气说:“不是我闹,而是我住这里快疯了。你现在通知哪个什么夏建立马来见我,告诉他,来晚了,我可能就死了。”

看着母亲油盐不进的样子,欧阳雪的怒火又要上来了。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然后伸手掏出了手机,她找到夏建的手机号便拨通了。

“喂!我正在给病人看病,一会儿给你回过来。”

电话一通,不等欧阳雪说话,电话那边的夏建便抢着说道。

“夏建!你搞搞清楚,不是我想给你打这个电话。是老太太,她快要死了!”

欧阳雪气极了,他大吼一声,便把手机塞到了母亲欧阳丽兰的手中。

“夏建啊!我是欧阳雪她妈欧阳丽兰。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说好了给我治病,你人呢?好事做到底,送佛送上天,这个道理你不懂啊!我让你立马赶到丽康医院,否则你就等着看我的尸体吧!”

欧阳丽兰对着手机一通乱吼,然后便在这边把电话给挂上了,根本就不给夏建任何的解释。

看着有点得意的母亲,欧阳雪冷笑一声说:“你老人家也够狠的,不问青红皂白就拿尸体来威胁人家。你是我母亲不假,但是你和她有什么关系?他给你治病,可是分文未收。你觉得这么一闹,她会来医院吗?”

“行了行了,你别在这儿给我装了。你们俩的关系绝对不简单,我早就看出来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